<menu id="kk6ia"><tt id="kk6ia"></tt></menu>
<menu id="kk6ia"><tt id="kk6ia"></tt></menu>
  • 文苑擷英

    邵慶芳 散文——《草木深處》

    作者: 邵慶芳     時間: 2022-10-11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

    草木深處


    人一定要愛著點什么,恰似草木對光陰的鐘情。這是我讀汪曾祺老先生的《人間草木》時,記憶最深刻的一句話。

    對于生活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要求。親近自然,大概都不會排除在外。在雨露清晨中,在溫暖陽光下,在四季流轉中,在草木深深處,一幅幅充滿生機的畫卷,誰能不喜歡?在庭院池館,在案頭齋壁,在花花草草中,一方方精致美觀的景致,誰能不熱愛?草木,既發于幽野,也登堂入室,既可自生自滅,又可享受獨寵,人們追求的閑雅生活,往往與草木相契,與人的秉性和感情相通?;蛟S,是因草木的簡單純粹,或許是因草木的堅韌頑強,人們選擇它,在滋養生活情趣的同時,豐盈著清澹的精神世界。

    于我,說不上品質生活,在柴米油鹽中的瑣碎空間里,依然留取一絲罅隙,放置一些花花草草,雖無小院,不成陰蔭,都無所謂。我喜歡的,是看著這些純粹而充滿生機的花花草草隨性率性地生長,春可絢爛,秋可動人。它們,看似無欲無求,卻能恰到好處地妝點給每個季節特有的光華和色彩,賦予每方景致、每處山水別有的風姿和韻味,給人清新的鮮活和舒適,進而讓人萌發更多生活的激情和期待,這是花花草草生命價值的最高體現。而人,也往往在與花草對話中純凈了心境,走向更簡單的自己。如此,相守兩不厭。

    生命無常,來日不長。這一年來,對于花草更是說不出的柔軟,從小最好的朋友,名叫花,一直喜歡花花草草,一直想和我一起開個花店,面積不大,但能容下我們的夢想。在每一個平常的日子里,敞開門,朝蒔花,暮理草,讓綠葉靜靜生長,讓花兒肆意開放,為客人捆扎一束束精美的鮮花,期待那個收到花兒的人也和花一樣幸福。而我們,就在與花草的親密中過我們簡單的生活。按理說這不是大事,可道理永遠說不過現實生活,自然界的各種花還在熱烈開放,各種草木還在自由生長,一場大病讓花不得不放棄一切與病魔斗爭……

    最初一直不愿承認一句話: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??傆X得把人生說得那么悲涼,當真正經歷了身邊人一個個轉身離開后,才真切感受到生命的脆弱。草木生命再短,可它們年年都能以新的姿態櫛風沐雨,向陽而生,將美好呈于世間,即便落地生根,一期一會,也能在四季流轉中呈現出生命最純凈樸素的姿態。而人一旦離開,再也沒有了回來的機會,這是人生的悲情,任誰也沒法改變。尤其近幾年,自然災害不斷,疫情肆虐,各種意外接二連三,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理性思考面對的未知,選擇慢一拍的生活節奏,選擇走出城市走進鄉間田野,把背負不動的東西放一放,把疏忽的親情顧一顧,把疲憊的身心調一調,進而,人越來越通透豁達,越來越從容善良,能用心觀看每場花開花落,將平凡的生活詮釋出更多的精彩,這可能是最實在的生活。

    人與草木,同為自然之物,不過是草木有生而無知,它隨四季更替妝點人間,人則有氣有生也有知,能在四季更迭中感悟生命的珍貴,這種人與自然的美是渾然天成的。人愛草木,是與自然的情感融合,主動而美好。忙中取閑,找點樂子,種花栽草,雅也罷,俗也罷,喜歡就好,至于不能把控的未知,不如不知。

    (黃陵礦業  邵慶芳

    上一篇:李永剛 詩歌——《獻禮》—寫在中國共產黨第二十次... 下一篇:宿建梅 詩歌——《科爾沁,我永遠的家》
    夜夜嗷嗷叫夜夜爽歪歪
    <menu id="kk6ia"><tt id="kk6ia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kk6ia"><tt id="kk6ia"></tt></menu>